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猫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上湯乾絲.  

2016-07-29 12:02:18|  分类: 美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Favored.太宰.《上湯乾絲.》
上湯乾絲. - Favored.太宰. - 翔選.
 
这时候我发现,人和人其实是很有隔膜的。有些人喜欢有趣,有些人喜欢无趣,这种区别看来是天生的。
——王小波《有关“给点气氛”》
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
——鲁迅《小杂感》

关于有趣或无趣,悲或欢,各人的定义和感验有不同,也有不通,这是较容易理解的;至于是否天生,那恐怕还得去问老天。

读王小波的时候,留意到他特别不喜欢中国文化中的一条,“推己及人”。这词儿的意思说,用自己的心思想法去揣测别人的。

这么一解释,就发现鲁迅先生也不喜欢这一条,因为也曾有句话说,“他总要'以己之心,度人之心',度了之后,便将这心硬塞在别人的腔子里,装作不是自己的,而说别人的心没有他的干净。”(太宰曾在《清蒸鱼柳》文里以此句开篇。)

换个词儿来解释,最合适莫过于“设身处地”——正是太宰平日里极唾弃的一枚:既无法将此身处彼地,触彼景生彼情,单一个“设”,说白了就是靠YY呗,谈什么感同身受。退一步说话,对于情商指数飙高的,感或许是可以感几分,同身受,还是省了。

所以太宰一贯不积极参与所谓“劝慰”或者“开导”这些个人道主义大工程,不只因为自觉缺乏社会主义高尚情操和居委会大妈的九重嘴皮功,而且自忖倘若不曾经历过,就不愿也不忍打着同情的幌子,在真正受苦受难的人眼巴前儿,说些看似同气连枝,其实骨子里尽透着风凉劲儿的话。

回想起偶然间瞄到的一档电视节目,采访一位曾经的抑郁症患者,如今业已成功康复了的。采访的问,患病期间最讨厌什么事?被采访的说,别人来劝自己想开点别抑郁。——那是的,似乎没有谁乐意主动就抑郁了,此话一出,倒十足好像人死乞白赖上杆子想不开似的。

上湯乾絲. - Favored.太宰. - 翔選.
 
感受的不相通,普通说来,除了经历的不相同,还受到学识、性格、环境等等因素的影响和限制。好比古人里有几枚特别擅长伤春悲秋的,月是残月,草是衰草,雪是暮雪,香是断香;情是薄的,人是瘦的,肠是愁的,心是伤的,连天都是妒的……总之只要一睁眼,或者一失眠,不管看着啥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在太宰看来,这一类真得算是最难将真心与之同感受的,理由简单得不太好意思说:朕喝的墨水实在太少……-_-|||……不过平时乱吟几句应应景装装逼,倒不妨事。

又有性格差异,所谓龙生九子各不同,说的可不单单是长相……既然提到龙子,索性顺道歪个楼。日前读《西游记·第四十三回》,话说唐僧师徒在黑水河遇阻,御弟哥哥被鼍龙逮去,行者截获了鼍龙发给西海龙王的特快专递,由此得知其与老龙王敖闰乃甥舅之亲,遂往西海调兵。

待到西海,老龙王着实讲述了一番这个小外甥的身世:原来那敖闰的亲妹子,起先偏嫁给了泾河龙王;这泾河龙王,正是那个因错行风雨被人曹官魏征在睡梦里砍了脑袋的糊涂蛋,也就是而后招致唐太宗梦游阴曹地府、而后还魂开办水路法事大会场、而后受观音指点派玄奘往西取经的头号幕前推手,也所以根本是整部西游记能够拉开大幕演起来的始作俑者。(不明白太宰在念叨神马的,欢迎阅读人文版《西游记》原书。)

不过这不是重点。

虽然泾河龙王本人命歹,后继却很有人。据敖闰原话(及太宰乱译),其妹与妹夫共生有九子,并且神迹般各不相同:长子黄龙,居淮河;二子骊龙,居济水;三子青背龙,居长江;四子赤髯龙,守黄河;五子徒劳龙,给佛祖敲钟;六子稳兽龙,趴在神仙宫殿的房顶上当保安;七子敬仲龙,给玉帝守华表看大门;八子蜃龙,在东海龙王敖广处,镇守太岳;九子鼍龙,因“年幼无事”,“居黑水河养性”,结果嘴馋捉了老和尚。

不过这不是重点。

闯祸的这头鼍龙,究竟是个什么鬼?据太宰乱查,其身长约1-2米(古时候允许修炼成精,或许可以长得更魁梧),周身覆有颗粒状和带状纹路鳞片,头扁平,较大,眼睛土黄色,吻突出,四肢粗短,前肢五指,后肢四指(咦,这个爪数肿么跟翔府镇宅喵有点神似(⊙o⊙)…),指间有蹼,善爬行和游泳,尾长而侧扁,粗壮有力,既可作游水助推器,又兼任攻击和自卫武器……虽然朕不辞辛苦码了这么许多字,旁观的吃货怕还是没有直观概念,好吧,鼍龙先森证件照是酱婶儿的:

上湯乾絲. - Favored.太宰. - 翔選.
 
呃,歹势,-_-|||,放错了,鼍龙先森证件照其实应该是酱婶儿的:

上湯乾絲. - Favored.太宰. - 翔選.
 
嗯。乃们木有看错,这就是传说中的鼍龙,俗称扬子鳄的是。

不过这不是重点。

重点是,鼍龙的“鼍”到底怎么念?(此处应加盖太宰标准坏笑脸一戳)

好罢。左右歪楼歪到水里了,倒与今日例菜颇贴合。

上湯乾絲. - Favored.太宰. - 翔選.
 
材料:

上湯乾絲. - Favored.太宰. - 翔選.
 
步骤:

上湯乾絲. - Favored.太宰. - 翔選.
 
府上不烧这菜已经很多年,不是因为不好吃不爱吃,而是早先专用来烧这菜的主角儿,一种口感既厚实又筋斗且软嫩的干丝,突地从市面上绝迹了,至今也再找不见。后来买回试验的几种,或者太干硬,或者太单薄,总之口感味道都不令人满意,于是作罢。如今逛超市,仍然继续留意着有没有这货重出江湖,剩下的,也只能看着图片忆当初了。

上湯乾絲. - Favored.太宰. - 翔選.
 
淮扬菜系里有这么一道,曰“大煮干丝”的,嗯,与太宰这个不是一码事。虽然朕也曾磨刀霍霍挑战所谓“刀工精细看淮扬”,把一块豆腐干儿活活剐出了三十几片,又添了十足的鸡肉火腿,大煮一盆,可那味道,依太宰的矫情口味,决不比这款上汤清淡宜人。

上湯乾絲. - Favored.太宰. - 翔選.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